暮归半夏

在下颜渊,幸会。

我待吞雪如初恋qwq
无奈霹雳墙头多如草。

无妄

第一章荒城

南下的消息很早就传出来了,能逃的逃,不能逃的,也都躲进了深山里。


一路带兵南下的张起灵是见多了没人的城池,早已麻木于百姓的苦难与悲哀。直达到达边境了,才有喘息的空闲。


清晨便起了个早的吴邪晃着折扇一路散步到主营帐,刚掀开垂布便看到了起的更早的张起灵还在看昨天讨论下来的地方。


"军师可是有他见?"张起灵也不抬,就先发问。


来人呵呵一笑,收了折扇便往地形图上一指,指中的便是那昨天定下来的地方———的旁边一点。"这里还有一座没标出来的城池,吴某认为此地才是佳选。"


"昨夜讨论的时候吴某便有疑惑,如此应地利的山势怎会没有城池,随后便遣人前往勘查,果真是有,不过是近些年才建的。"



一日后。

城门敞开,渺无人烟。


张起灵站在瞭望台上观望,正如军师所说,应尽地利。

城依的是那山势,水环的是那风水。

安顿完之后吴邪便乐得清闲的打算出去再看看,顺便是把一路劳顿的张起灵也设法拉了出去,美名其曰,勘查。


这怎么可能呢。


从来没来过南方的吴邪走的悠悠哉哉,仔细打量身边的只在书上见过的。好在张起灵深解好友的性子,半路决定带上吴邪的时候就有了远见,便由着他去了。


吴邪想起来张起灵的时候已经不见人的踪影了,半途沿原路折回去,才看到停在一个算命摊子前,噫什么时候张起灵居然开始信这个了?


重点不对吧!难道重点不是怎么这里还有个算命先生啊!


算命摊子旁竖了个算命幡子,算命先生一身明显看不出是个神棍的束腰广袖,偏偏还是那最惹眼的黑,小桌上该摆的褂子是一样都没有的。


"先生可还算命?"张起灵淡淡扫了一眼,站在算命摊子前。


"为何不算?"被问的人挑眉反问道。


“噢,那可否请先生算一算这战事何时能够结束。”


还未接下这生意,算命的便先伸了手,“三两一次。”


张起灵倒没表现出什么表情,便摸了银子。


算命的垂目,眉目间黯然,手上掐的是八卦,眼看的遁甲,才悠悠开口:“久欸,非数年能歇。”


“数年?可详否?”


“天机不可泄也。”


沈清转身就走,旁边看完了全程的吴邪倒没急着跟上,一边想刚刚发生的事情,一边打量算命的,算命的没多在意,只是冲吴邪笑了笑。


吴邪终于发现哪里不对了,天天在外摆算命摊子的能长这么白皙?这摆明了是在等他们。


再回头已经看不到沈清的身影了,吴邪再看看算命的,心下了然。

感情自己原来是个电灯泡。

这都什么破差事啊。

———未完待续—————


精神恍惚的改了大半篇文,才惊觉自己在写黑瓶…而不是黑苏。诶吾辈大概是废了。

这文架空历史。

今天要去学校了。
愿意等我就等吧,我会回来填坑的。























评论 ( 15 )
热度 ( 4 )

© 暮归半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