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归半夏

在下颜渊,幸会。

我待吞雪如初恋qwq
无奈霹雳墙头多如草。

【黑苏】微雨故人来

微雨故人来

 

点文 @温暮暮  

 

烛光摇曳,晃得那人影散乱,枝叶随意的生长阻碍了视线,却是阻不了那碎玉似的雨丝飘进来。

 

遥遥只看到那黑衣的男子慵懒而坐,执一子而空冥半响。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只知雨是落了半夜。

 

那棋盘黑白交错,满目萧然。

 

细长的雨忽然变了方向,沿着那弧形聚集而下,来人收了油纸伞,也不做声,径自徐步棋前。

 

一黑一白,一来一往,世间俱苍黄。

 

此起彼落,此消彼长,斧烂几寒芳。

 

黑衣的男人垂目微微上挑,明亮的眸子是墨绿色的,像是流动的星辰。

 

“汝来晚了。”

 

此时世间才有了声音。

 

“大势已定。”对方冷哼一声,不再看棋。

 

“大局吾开。”

 

“愿赌服输,莫要再辩。”

 

 

 

 

 

 

 

 

 

 有诗曰:有约不来夜过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产力下降到建国前了唉…

 

考完试的幕归半夏画风好像不对劲。

不要在意为啥这个画风是霹雳布袋戏的文风…。

 

 

一黑一白,一来一往,世间俱苍黄。

 

此起彼落,此消彼长,斧烂几寒芳。摘自HITA太太的某首歌的歌词…歌名忘了。



说起来,一开始的点文不是古风而是。。。。这样子的↓


你的眼中有星辰大海,那流动的光辉照亮我黑暗的世界,我无法想象没有你的世界,我不曾相信命运直到遇见你。

在遇见你之前我的世界没有光亮,在遇到你之后你是我唯一的光明。

我们只有死别,没有生离。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暮归半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