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归半夏

在下颜渊,幸会。

我待吞雪如初恋qwq
无奈霹雳墙头多如草。

百日黑苏•day•10

星点一明一灭。


高挑的男人斜靠在栏杆边,冷冽的寒风拥抱着身躯,唯一的温暖是那燃烧的烟。


苏万昏昏沉沉地躺在靠椅上,手里虽然握着灼热的一袋铁粉,但是血管逐渐变的冰冷无力是不争的事实。


苍白的白炽灯在头顶照耀,温暖的空气。


天台上的那个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末发烧躺一天医院的后果就是周一什么作业都没交(。

评论
热度 ( 5 )

© 暮归半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