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归半夏

吟无用之诗,饮无用之酒,钟无用之情。

在下颜渊,幸会。

possessive


纸迷金醉。







刚刚结束的男人长腿一迈,直接下了舞台,又不知被挤在台下的虎视眈眈的人揩了多少油。







他靠在吧台旁,阴暗的角落让人看不清表情。手里晃着杯酒,是好看的郁金香杯形。







男人直朝这边走来,他挥手让保镖放行。男人笑得张扬,拿起他刚刚喝过的酒杯,唇贴着他喝过的位置,把猩红的液体一饮而尽。






男人俯下身在他耳畔暧昧的呼了一口气,先生一个人喝酒不无聊么。






他由着男人在他身上到处点火,猝不及防的扣住男人的腰身,让男人跨坐在他大腿上。






不还有你么。






又不知道是谁捏碎了监听的耳麦233333







本以为自己出坑了,结果今天在书房里翻到了anything5…瞬间回坑啊!

评论
热度 ( 14 )

© 暮归半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