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归半夏

在下颜渊,幸会。

我待吞雪如初恋qwq
无奈霹雳墙头多如草。

山有木兮木有枝

*文章和题目不是一个画风系列

 

午后的阳光才刚刚洒下,磨砂玻璃折射出模糊的光晕,届时笼罩在一个人身上。



柔曼的旋律在巨大的共鸣腔里酝酿出美妙,悦耳迷人。一双修长而骨感的手,修剪的恰到好处的指甲,皮肤紧挨着指骨,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

花园里偶有松鼠经过,也会暂驻留。

 

站立在门外的仆人等到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才轻轻地敲了一下门。


“少爷,今晚的宴会在七点开始,老爷吩咐要提前到。”苏万侧着身子朝仆人轻点了一下头表示知道了,开始着手准备晚宴的事。


转眼已是夜晚。

纸迷金醉的大厅中央摆了一架三角钢琴,身着修身的西服,袖口烫银纹路的苏万刚刚离开,手里端了杯红酒走向人群,朝每一个看向他的人微笑。


这就四最近泠恒大陆社交圈以及音乐圈的新秀,弹得一手好琴,再加上清秀的外貌,性格绅士,让泠恒大陆上层社会的未嫁少女们芳心暗许。


“苏万,”一个身材高挑的着收腰晚礼服的女人朝这边走来,不由分手的挽上苏万的手臂。


“你可是答应我这次宴会就陪我一个人的哦。”


“宁小姐大可放心。”苏万哭笑不得,任那个比他大一轮的人挽着。这样的确可以省去很多麻烦——比如,刚刚围在钢琴旁边的少女们见这个架势都不过来了。


阿宁算得上是长姐一般的人物,两人从小就认识,家里是世交,苏万刚踏入社交圈的时候也多靠阿宁提点。


这次宴会其实是阿宁的生日,只不过又是家中长辈借此加深交情。

 

“借过。”一身纯黑西装的男人端着酒杯从苏万身边擦过,正跑神的苏万一下没反应过来差点跟人撞上,而男人似乎是有急事,道了声抱歉就走了。


苏万看着那人背影好像有点眼熟,阿宁看着苏万发憷,开口调侃:“怎么了,祖宅待的太久脑回路长啦。”


“我看是你吧,刚刚跟张家的少爷聊得都快忘了旁边还有我呢。”


“哼哼,臭小子还会调侃长辈了啊。”


“亏你还知道自己是长辈啊。”

 

————TBC————

_(:зゝ∠)_可以提前告诉你们题目有深意啦。反正也猜不出什么2333







最近我沉迷霹雳布袋戏...手上的坑挺多的没时间写。


评论 ( 2 )
热度 ( 9 )

© 暮归半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