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归半夏

吟无用之诗,饮无用之酒,钟无用之情。

在下颜渊,幸会。

百日黑苏•day•5



苏万高三第一学期开始后就退了宿,跟住的离学校很近的黑瞎子同居。


至于要不要接送这儿事嘛,谁也没提,那就不提吧。


苏万同学的作息是雷打不动的十一点半下晚自习,清晨六点十分出门。


而黑瞎子晚睡晚起。


尽管苏万出门的时候尽量不弄出动静,但是黑瞎子浅睡习惯了,一点点动静都是瞬间清醒…然后,然后就睡不着了。


从简来说,就是睡眠不足了,而长期这样的后果就是…


变得和苏万作息一样。


甚至还有点…过。


对门小孩也是高中的邻居表示,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每天出门买早点都能碰到自己的邻居。


黑瞎子五点五十整的时候弹了下苏万的额头,提醒他要起来洗漱了,然后从睡得意识模糊的苏万同学旁边爬起来,出门。


哦至于为什么是弹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各位深夜杠作业应该都深有体会。


每天黑瞎子都会去城南溜达一圈顺便到那儿做的最好的早点铺子买些回来。


这种现象比较可怕。


第一天见到这种架势的苏万有点懵逼,刚刚被黑瞎子软硬兼施地从床上拖下来的苏万感觉自己还没睡醒,要不然就是刚才被吻得脑缺氧了。


早饭能吃出满汉全席的架势也没谁了吧…?


客厅桌子上摆满中式早点,广式早茶几乎所有的品式。


关键还都是用精致的盘子盛放的。


单品个儿样不带重复的。


美名其曰不是很清楚你喜欢哪样的。


苏万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家师父是有钱人。


*明天去苏州陪某只报道,今晚赶作业,路上没睡着的话应该会有day•6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暮归半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