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归半夏

在下颜渊,幸会。

我待吞雪如初恋qwq
无奈霹雳墙头多如草。

817贺文:)

吴邪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古旧的马车厢卷着磷火从天际而来,车轮是一颗巨大的头颅。

面目狰狞,整个眼眶充斥着白色,浓眉大眼。

幽暗的磷火闪烁着蓝光,粗麻布的车帘无风自动,偶尔掀开露出车厢里的景象,竟是不见底的黑。

这车厢就这么停在了吴山居的二楼。

吴邪没有太过惊讶,知道它实在等自己,便由着它掀开了车帘,吱呀——
脚下的木头发出了年久失修的声音。

很正常的布局,除了晃悠悠的小团磷火,还有一张信纸,只不过只有一行字。

久不见。

再睁眼便是餐桌了。

还没进去便听到黑瞎子跟苏万打闹的声音,嘻嘻哈哈没个正经的。

秀秀挽了个发髻,一根流云紫檀簪,一身修身旗袍笑盈盈地站在霍老太太旁边看着吴邪。

潘子在吴邪进来的时候就站了起来,欲言又止,满是沧桑的脸庞流露出少见的感情,最终只是拍了拍吴邪的肩。

阿宁还是一如既往的,点头示意了一下便罢。
大奎站在三叔身后,文锦阿姨一如当年风韵,坐在三叔旁边聊着什么,旁边的霍玲时不时插上几句。

胖子正在跟云彩说些什么,逗得云彩笑的一脸灿烂,胖子自己也是,多久没有没见到这般轻松的神情了。

吴邪进来的瞬间大家都往这边看了。
或笑,或点头示意。

真的。

好久不见。

2016.8.16

青山不改 

绿水长流

下一个十年 我还在———颜渊

爱你们:)

评论
热度 ( 4 )

© 暮归半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