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归半夏

吟无用之诗,饮无用之酒,钟无用之情。

在下颜渊,幸会。

百日黑苏·day3 二零一六·端午

雨声伴着下课铃准时响起,雨丝飘进窗,抬眼才惊觉天色已经泛黄,课桌上的试卷苍白的有些耀眼。

教学楼的灯火通明仅仅是照亮了周围,就像永夜是不能够被照亮的一样。

六月的雨说下就下。

本就闷热的空气里参杂进了丝丝湿气,稀稀落落,溅落声愈来愈响,黄豆撒地般震得耳膜有些生痛,似要盖过万物的声音,却又和班主任高谈阔论的声音撞击在了一起。

还有一节自习课。

苏万内心惨然。此刻他深深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bushi,今天早晨出门都时候黑瞎子再三叮嘱了要把雨伞带上,然而自己还是没有带。

高二停宿之后,苏万就和黑瞎子同居了,据当事人声称,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黑瞎子家离学校近所以早晨可以起晚一点。至于苏万的生物钟永远是五点半醒什么的,既然黑瞎子也对于同居没有异议这种事情也就不提了。

然后苏万就发现了隐藏于黑瞎子内心的老年人属性,每天看天气预报提醒带伞、穿外套这个且不提,而且每天早晨逼着一定要吃早饭,晚饭不能吃的太少…

咳,扯远了。苏万同学这边还在大雨磅礴,大雨居然下到了放学还!没!停!

无奈只好等雨停了,好在天彻底黑前雨势小了,噢当然平时回去肯定天已经黑了,但是明天就端午了呀,学校终于有点良知的早放了这么一回。

冒着毛毛细雨骑着自行车回去之后,果然是被黑瞎子说了一顿,苏万捂着耳朵说师父我错了我错了然后就被推进了浴室。(黑瞎子没有进去。

等苏万温暖的擦着滴水的头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闻到了粽叶的清香,一路顺着香味摸去了厨房。

“这是…自己做的?诶诶师父你居然还会包粽子???”苏万扫了一眼厨房,还有生的糯米和粽叶留在桌上。

“你师父会做的多着呢,徒弟以后好好学。”黑瞎子就着靠在厨房门边的姿势揉了一把苏万,然后略带不满的看着滴水的头发,“去把头发吹干,待会就能吃到粽子了。”

苏万却是没动静,闪着光泽的瞳看着厨房剩下来的食材跃跃欲试。

“还是,要我帮你吹干头发,嗯?”

“师父…”

好吧最后妥协的是黑瞎子,“包完一个粽子就去吹干头发。”他这么说到。

其实苏万也不是没包过粽子,只不过因为家里的生意忙很少有这样的机会。黑瞎子也拿了两片粽叶作为演示,反挽过来做成漏斗状,一把一把糯米灌满,再加一片粽叶,盖住缺口,一圈一圈卷到尖角,咬住粗线的一端缠绕上手中的粽子然后单手打了个漂亮的活结。

苏万学的很快,只是最后打结的时候都让黑瞎子上了,最后,所有的粽子都包完了。

苏万的头发也自然干的差不多了。

苏万看着黑瞎子的身影略出神,这是他们一起过的第一个端午吧,没有宿命的背负,没有仇家的暗算,仅仅是跟寻常人家一样,黑瞎子也是,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包粽子,煮粽子,一起等在锅前,闻满屋粽叶飘香。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暮归半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