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归半夏

在下颜渊,幸会。

我待吞雪如初恋qwq
无奈霹雳墙头多如草。

【花邪】真巧,我也喜欢你

*点文 @邱邱邱方时 

如果一个人心中有深藏的暗恋对象,那么有很大的可能会成为花吐症的感染者。一般的药品对花吐症没有任何效果,唯有“两情相悦的吻”
—————
妖艳的海棠盛开在这个不属于她的季节里,铺满了地板,把卧室衬得有些诡异。海棠的中心是个男人,清秀的五官煞是好看,只不过皮肤苍白的有些许可怕,连唇色都不带一丝血色。
“咳…咳”又咳出来几片艳红的花瓣,解雨臣愤恨地砸了一下床。从昨天开始,他就一直在咳花,这海棠不知道是怎么在体内生成的,而且这种咽喉一直有异物在涌出的感觉真的很糟糕,更何况持续了一整个晚上。
细细回想一下前几天的事情,希望从中找到线索。前几天下了一个斗,并不是什么凶险的斗,如果要说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就是墓主是个爱花成痴的…
忽然的开门声打断了思路。
当然,这个状态解雨臣是不会让别人看到的,所以反锁了门。
吴邪很无辜,咳了一晚上他就在隔壁神经再粗也意识到出事情了好吗而且这是他家房门钥匙当然有了。再说了他神经也不粗。
解雨臣一抬头看到愣在门口不知道脚要往哪里跨的吴邪。一时不知所措。
“小花你…真的是花妖啊?”吴邪说完就被自家发小瞪了一眼。
之后一边咳花一边解释了下现状。“这个…我在古籍里见过!”吴邪撑下巴思索了一会。“就在前几天的资料里,叫什么…花…哦对,就是叫花吐症!”
“咳…那有记录治法吗。说重点好吗你再愣会我就不行了。”解雨臣一脸恨铁不成钢。
“有倒是有…”只不过我记得古籍上说只有暗恋才会得这病啊大少爷你是暗恋哪家小姐了是秀秀还是秀秀啊?
“咳,我给你读古籍上写的。(翻译过的)”吴邪不知从哪摸出了复印件,隔着半个房间的海棠读起来。“如果一个人心中有深藏的暗恋对象,那么有很大的可能会成为花吐症的感染者。一般的药品对花吐症没有任何效果,唯有‘两情相悦的吻'”
然后整个卧室都安静了。

吴邪在猜测发小暗恋谁了。
被暗恋对象猜测暗恋谁的解雨臣在纠结怎么说担心自己暗恋的不喜欢自己怎么办。

这他妈就尴尬了。

解雨臣抬头,默默凝视了一会吴邪,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吴邪撞上视线,“…卧槽?!”好的我们的吴邪同学领悟了。

小花你暗恋我早说啊卧槽白费我掩饰了这么久还准备着你要说出哪家姑娘名字我待会就去灭口呢

当然他没这么说出来。

看到解雨臣默认的点了点头。

吴邪踩过满地海棠,半跪在床上,落下了一个亲吻。

“真巧,我也喜欢你。”

—————


评论 ( 5 )
热度 ( 15 )

© 暮归半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