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归半夏

吟无用之诗,饮无用之酒,钟无用之情。

在下颜渊,幸会。

第十二年

我在山顶见到他。

飞扬的红绸带子仿佛随时要扑进湛蓝天空的怀抱,但又挣不开铁链的束缚。骨节分明的手随意捏住一条,泛着岁月痕迹的带子,看着上面或多或少的字,喃喃道

已经两年了。

微风里混着百里香的味道,咕噜咕噜的沸水争先恐后的要淹没掉那点嫩黄的芽笋,他只是看着远处,带着苍凉的神色,眸子泛着倒映的粼粼。

溢出白沫的小锅已经压不住锅盖了,少年轻车熟路地拨开盖子,随手架在搭起来的杠子上。更浓厚的香味在下一阵山岚中弥漫山顶,自然的产物用清水煮沸,撒上粗盐,散发出本身的清香。

味清而不淡。

九百阶山石梯耗费了旅者大半体力,或是缓缓而行,或是喘气咬牙,最后一步迈上来,都顿住了脚步,屏住了大气,细嗅着,感受着,这番悠远的宁静。





“我说黑爷,您这儿职业也真够多的,山顶卖山鲜儿这生意您都不放过?家里欠了多少钱了?”胖子说完又瞥了眼苏万,心想这娃子不摆明了被抓来的苦丁嘛怎么还替别人数钱。

黑瞎子闻言不语,瞅着抓在手里的红丝带,不知道是被上面那句话吸引了。

不说话的依旧不说话,没表情的依旧没表情。

你问我吴老板?喏,看到那边算命的…




我15.8.17印象里的长白山西坡,天池和红丝带…我还写了一个系在上面来着的。好歹赶出来了没迟到!还有三分种就过了…

评论 ( 4 )
热度 ( 4 )

© 暮归半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