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归半夏

在下颜渊,幸会。

我待吞雪如初恋qwq
无奈霹雳墙头多如草。

【黑苏】故人语(三)

热到窒息很多人可能以为是对于热度的一种修辞手法,但是,不南不北地区的表示,热到窒息是一种感受。


我也很无奈啊我能怎么办呢我这都热到非洲兄弟想回家了。


在阳光下的皮肤是灼烧的感受,热浪一阵一阵扭曲着世界,凝固空气。


压缩机抱怨着它已旧的零件,嗡嗡嗡—————
制冷剂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苏万躺在凉席上瘫成一个大字,口吐长舌,两眼翻白。


拎着冰镇杨梅汤的黑瞎子从旁边踩过去顺势往苏万腰窝踢了一下,苏万嗅到掺着冷气的甜味儿一个鲤鱼打挺蹦了起来就往杨梅汤那儿扑。


黑瞎子往后退了一步,拎着汤的手稳当的避开了苏万,一滴没撒出来。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知道礼让长辈吗。”说罢就走。


“我靠你要是我爹我肯定活不到这么大你别跑汤是我熬的!”苏万想着自己在五十度的厨房里蹲出来的成果就要消失了立马追上去。


然后两个人就在房间里玩起了你来追我呀追到我我也不给你喝。


嗡嗡嗡———轰。


两个人的动作同时一顿,都意识发生了世纪惨案———空调罢工了。


这真是男默女泪。


苏万喝着三分之一杯杨梅汤伤心的往冰冰凉的凉席上一坐,瞅着黑瞎子。


“师父咱打个商量呗,





















您看去下个深点的斗怎么样?”

黑瞎子一脸懵逼???


瞎子家用了十几年的空调终于坏了x
去溶洞溜了一圈的我表示地下差不多就是23度制冷的温度。真的很棒。
8.6



评论 ( 5 )
热度 ( 19 )

© 暮归半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