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归半夏

在下颜渊,幸会。

我待吞雪如初恋qwq
无奈霹雳墙头多如草。

故人语

故人语


  情况是从手腕开始的。


  大概第三次凌晨三点惊醒之后,我就注意到不对劲的地方了,但不得不说这是个不可置信的结论,但是鉴于我见过的不可置信的人事到底是真实存在的,所以我才敢定论———属于我的时间停止了。


  所谓的时间停止如果仅仅依从岁月在我身上停止来判断的话,那我大概需要至少三年的时间才能发现,但我仅仅用了三天。


  最先坏掉的腕表,时间永远的停在了凌晨三点左右,怎么折腾都没用,后来我就发现原来我触碰过的有关计时的东西都会停。意识到这种现象之后我第一反应居然是那些我认识的老怪物好像没这种功能啊?


   之后就是左手腕从动脉处出现了刺状突起,一开始以为是夏天被虫咬了,可是连着几天都消不掉,还越发往身体的各个部位蔓延,我才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又是一个有副作用的长生。


  又一次凌晨三点惊醒,我拂去额上的冷汗,决定再去一趟。


  后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毕竟我知道问题出在只有我一个人碰过的锦盒上。我再次下去之后在放锦盒的墓室里碰到了他,他阴沉着脸跟我讲了他消失几天的成果。


  那个锦盒里是古人所谓的长生不老药的另一种形式,以寄生的方式保持被寄生时的相貌,依靠的是寄生的东西不断吃掉老化的身体。只是总有一天会被彻底吃掉,这话他没说。


  我按着锦盒听他说完,差点笑出来,这不是和你差不多了嘛。


  他大概没料到我会是这个反应,当即气的就要踹上来,我往后避开,正好被他摁在墙上。


  指节泛白,死扣住我的手腕压在墙上,挣扎不开。


  他俯下身,细碎的黑发落在我耳畔,满目狰狞。


  你多大我多大!你就这么不惜命!?他冲我低吼,我垂着眸子不说话,维持着刚刚的笑容。


  他很少发火,但我知道他生气的时候很难控制,所以我只能安静听着,毕竟在当时的情况下,我说的每个字都能增大他的怒气值。

  

  

  

  







(注:沙海瞎瞎的皮肤下全是虫子,所以万万说他跟他一样。)


有没有感觉我的文风变得很奇怪…唔这篇有点乱力怪神。不要问我这里的苏万二十岁还是三十岁_(:зゝ∠)_反正对于瞎瞎来说都很小。

这几天沉迷于打游戏逗猫修图追布袋戏。

稿子是在一个月前写的。

唔,半年没碰电脑我都不会打字了要(一定是因为这键盘没我以前电脑大.....我下次要是写到猫就附张我家喵的照片_(:зゝ∠)_突然苹果板子玩顺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暮归半夏 | Powered by LOFTER